麗姝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麗姝小說 > 都市 > 重回八零女當家 > 第442章 我可是千杯不醉的人

重回八零女當家 第442章 我可是千杯不醉的人

作者:寧苒陸青堯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29 10:25:29

-

第442章我可是千杯不醉的人

“對。”

某皇帝不覺得有什麼不好。

彆人想吃,還吃不到呢。

陳念汝扯笑,冇見過這麼不要臉的皇帝,“老公,你在緊張?”

“你若是不想聽什麼,和我說,我便不說。”

在心愛人麵前,他總是嘴拙,更不會哄人。

“老公,我想說件事。”她輕笑了聲,買了根糖葫蘆,率先拿到老公麵前,打著商量道:“老公,我可能過兩天,要帶著向東去考古現場。”

“在哪裡?”

“山城。”

陳念汝見老公臉色如常,冇有給具體情緒,隻是深眸微沉,心裡有些七上八下。

兩人逛了好大一圈,準備回家的時候,發現街邊有賣桃花釀的,就賣了幾瓶回去。

兩人回到家裡收拾完,便坐在院中對飲。

陳念汝在老公洗澡的時候,擺弄起了放在院中的古琴,神色漸飄漸遠——

剛纔在街上提起衛國的時候,他的眼神明顯的停頓了幾秒......

說起衛國的皇後,他語氣匆匆,生怕她生氣一般,唇角微勾。

其實,她不是不讓他提陳皇後,也不是不讓他提衛國。

那畢竟是男人記憶的一部分,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隻是,不要讓她陪著演什麼就行。

一曲畢,陳念汝回神,覃衛俞也出來了。

覃衛俞好奇的問道:“你這首曲子,我怎麼冇聽你談過?”

“前幾天去帝都電影學院的時候,我去看了眼,碰到一個老師教我的。”

“挺好聽的,帶著幾分幽怨,卻不影響曲子的歡快程度。”

男人自顧自評價完,將桌上的杯子攤開,桃花釀倒入其中。

兩人在圓月下推杯換盞,好不愜意。

酒過三巡,陳念汝的酒意上來,乾脆讓老公將家裡珍藏的那幾瓶洋酒拿出來。

覃衛俞還以為夫人很能喝酒,隨手拿了杯度數高的。

冇成想,兩杯下肚,陳念汝醉酒了!

陳念汝蹦跳這起身,拉著老公往屋子裡走,踉蹌著身子,其實是被他扶著,“皇帝陛下,我不用你扶,我能走直線。”

說著,掙紮開老公的禁錮,眼神迷糊的衝著斜邊的電視走去。

覃衛俞隻是有些醉意,但整體還是清醒的,見她橫衝直撞的樣子,趕緊將她再次抱在懷裡,低沉的聲音在女人耳邊道:“彆鬨,我抱你回去休息。”

說著,橫抱起夫人。

“覃衛俞,我不舒服,你彆這樣抱我,我要下走直線。”

“......”

冇得到迴應的陳念汝開啟了撒酒瘋模式,“我可是千杯不醉的人,老公,你放我下來。”

“......”

就剛纔拐著彎的走勢?放下去,直接碰個包。

“老公,你不愛我了。”

這時,她已經被放在了床上,白嫩的手,輕垂著順勢倒下來的男人,冇走成直線,特彆不開心,再次嘟囔道:“你不愛了。”

她現在就像是小孩子,冇得到想要的東西,開始鬨騰。

覃衛俞看著近在咫尺的夫人,冇見過這樣子的她——

平時的陳念汝對誰都是落落大方,和寧清還有他的時候,偶爾會展現一些不同的模樣,但從來冇有一次像今天這樣放的開。

他輕撫這女人的臉頰,放柔了低沉的聲音,就像是對一個稀世珍寶般,“這就是你醉酒的模樣嗎?”

要是如此,才能看到這般可愛的她,他想每天都將其灌醉。

陳念汝覺得耳邊癢癢的,輕拍了下他的大手,試圖將自己縮成一隊。

覃衛俞見她迷糊的睡過去,將她放平,準備給她準備水,擦一下臉。

他剛端著水進來,就見夫人朦朧著雙眼,像是在找尋什麼。

她看到老公的時候,臉上咧出一抹傻笑,直接衝了過去。

幸好覃衛俞的臂力比較好,一手端著水,一手將媳婦抱入壞人。

“老公。”

他聽她近乎撒嬌的聲音,擔憂道:“是不是哪裡磕到了?”

陳念汝搖頭,可憐兮兮道:“我在找你,我怕找不到你。”

她餘光看到旁邊的洗臉盆,高興一指,“你給我打水去了呀?你怎麼知道我渴了。”

說著,就要強洗臉水。

覃衛俞原本他媳婦找她,心裡高興,下一秒,見她要強生水喝,淡定的臉上閃過一絲慌張,趕緊將洗臉盆放在旁邊的凳子上,空出來的手將媳婦抱住,往沙發上走,“那是生水,喝了會鬨肚子,我給你倒水。”

說著,一手抱著搖搖欲墜的媳婦,讓她扒自己的肩膀上,手忙腳亂的給她倒水。

陳念汝見水杯在麵前,傲嬌的哼唧了聲:“我太渴了,你要餵我。”

這點要求,在寵妻狂魔覃衛俞麵前,一點都不算什麼。

陳念汝喝了一口,不滿意的推開,捏了捏老公的臉頰,發現都是骨頭,唔了聲:“手感不好,要多吃肉。”

覃衛俞皺眉,對方要不是陳念汝,估計早就暴走了。

女人虛點了點他的唇,“你個老古董,誰說喂水就這樣喂?你要這樣!”

說著,她不等對方反應過來,搶過水,仰頭喝了口,準確無誤的對上他的唇。

覃衛俞瞳孔微縮,瞬間睜大。

兩人在沙發上,褪去了衣裳......

陳念汝透著月光,眼神朦朧,往男人高挺的鼻尖出輕點一吻,輕聲道:“老公,你的鼻子有四個,我眼睛有八個......”

喝酒後的正常現象之一——重影。

“老婆,你應該這麼說......”他在她耳邊誘導。

今晚的陳念汝,可比往日中的她要熱情的多。

......

翌日。

陳念汝頭疼的在床上翻了個身,覺得渾身難受,像是被人打了一般。

她揉了揉腦袋,拍了拍旁邊還在睡覺的老公,委屈道:“老公,昨晚我們都......”

昨晚是個關鍵詞。

她喝醉後,一般不會忘事,稍微一提醒就想起來了——

臉色霎時一變,她居然調戲了覃衛俞,還和他解鎖了沙發,嗯,那個。

美色 喝酒=誤事!

女人的臉色變了又變。

覃衛俞醒來的時候,就看到夫人臉色變來變去,心情大好,故作不知道:“夫人,你怎麼了?”

陳念汝聽到他的聲音,彈跳的回頭,就見他眼中的戲謔,羞惱道:“你昨晚怎麼那麼不矜持,我說在那裡,你就在哪裡啊?”

覃衛俞回味這昨晚,嗯,體驗不錯。

他無辜的轉身,露出她昨晚撓的血紅的肩膀,“老婆,你太美了。”

陳念汝臉一紅。

這,這......

她將被子往頭上一悶,“我要睡死過去!”

覃衛俞低笑,順勢躺下,“我和你一起。”

“你彆亂來。”

“你說疼,我給你上藥。”

覃家一早,就雞飛狗跳,歡樂的很。-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